中国书法网-王之山书画篆刻
热点导读
 ·知名艺术家集粹
 ·十届国展获奖及提名作者网络展
 ·春之韵---陈春书法 陈曼丽书法
 首页 >> 信息中心 >> 时人评论 >> 正文
在书画篆刻中寻梦的王之山
文章来源:中国书法网-王之山书画篆刻   【 】   时间:2017-10-28

                在书画篆刻中寻梦的王之山           
                
——《王之山书画篆刻集序》

                             周双利
    (王之山书画篆刻网http://wangzhishan1958.shufa.com/

     王之山,字静远,号佩云,山东阳信人,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深受齐鲁文化的熏陶,加之他的叔父王作平,是一位书画造诣极深的人。因此,之山自幼就受叔父的教诲与熏陶,七岁时便开始濡墨涂鸦,虽然他成长的年代正处于文化革命的动荡时期,传统文化被打压到一个被冷落的角落。但他与一般青少年不同,他只喜爱书画篆刻,在他心灵深处只有一种梦想,那就是在书画篆刻天地里,寻求美的境界。

1978年他山东参军,跨入解放军铁道兵的行列,他随着这支建筑工程的大军,踏遍祖国大地,这使他登泰山而小天下,临碣石而慕遗篇,真可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这一切既开阔了他的视野与胸怀,又使他深入生活,观察天地自然地机遇。自古以来文学家、艺术家、学问家要有所成就,就不可能仅仅眼光拘囿书斋。绘画家要写生、学问家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宋代郭熙、郭思在《林泉高致》之《山水训》中说: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莫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而目不见绢素,手不知笔墨,磊磊落落,莫非吾画。此怀素夜闻嘉陵江水而草圣益佳,张颠见公孙大娘舞剑器,而笔势益俊者也。(见《书画同源》之《画论》276页)

后来之山随铁道兵工程局,来到白山黑水的辽宁,而他所在的单位又来到号称科尔沁草原的通辽。这时我正在今之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教书。因为我自幼长于山东济南,彼此相识,开始了塞外遇同乡,虽并未两眼泪汪汪,却因是同乡而相聚甚欢。这时我才知道他在铁路十九工程四处宣传科工作,作为一名宣传干部,使得它的才艺得到展示的机会,不久他邀请我去参观他的书法篆刻展览,我震惊于他在书法、篆刻方面的独特风格。为此我写了《寄情翰墨,宁静致远——评青年书画家王之山的书画篆刻》,发表在《人民铁道报》上;我还写过一篇《之山笔韵》,专门介绍了他的书法特色。这期间他曾出版过一本书法篆刻的选集,集中精品不少。此后我埋头于自己的学术研究,倏忽之间匆匆过了十几年。最近他把即将在荣宝斋出版的《王之山书画篆刻集》给我看,我欣喜于他几十年来的不断探索艺术美的精髓,终于在他跨过知命之年后,攀登上又一个美的境界,寻梦者圆了一个梦想,岂不可贺!许多书画篆刻的爱好者,非常喜爱之山的书法篆刻,套一下眼下时髦的话语,我也是他的粉丝之一,这其中的原因何在?乘此书出版之际,我略谈自己的几点体会。

 

一、  之山的书法、篆刻

我与之山相识相知已达数十年,他的许多书法篆刻,我曾观赏过。从第一次接触他的书法作品时,我就纳闷,既然是书法作品,为何多是行书、草书以及金文甲骨文,楷书反而较少。这次他出版选集时,我才见到他的几帧略近楷书的条幅,如:山静松声远,秋晴泉气香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两岸晓烟杨柳绿,一林春雨杏花红 。从这几帧条幅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楷书师法晋唐,挺拔俊秀颇有羲之、欧阳询的笔韵。由此也可看出书道千变万化,各有巧妙,但根基却在楷书。

   之山书法以行草为多,其次是金甲古籀,楷书次之,行草之间又以草书为尊,足见他对草书情有独锺。我国书法,唐代书家虽有颜、柳、欧、褚诸家,专擅楷法,为时人所尊,但也有张颠、怀素等以草书腾声书坛,自唐以来诗人以诗论书,也以草书歌为数最多。李白写过《草书歌》赞扬怀素草书说: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他形容怀素书写时,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恍恍如闻神鬼惊,实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李白为什么如此赞美怀素的草书呢?他在诗中最后说:王逸少张伯英,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草书在今天,除了少数的专门家、书法家还能识得,大多人已如今之人看京剧的武打戏,只是看看热闹罢了。那么为什么人们还要看,还要欣赏?我想人们观赏草书,不在认得几个草书字,而是观赏书法家在草书中渗透出来的那种,摆脱一切羁绊,把有限的生命在无限的空间释放出无尽的生命张力。正像李白所说古来万事贵天生、我师此义不师古,不师古,洒脱地独创;贵天生,即尊重天性,人应当像鲲鹏展翅那样,自由自在得逍遥游。我们而今欣赏的是书法的家的独创精神书法中的真实自我,还有他的那种非凡的气韵、字里行间溜露出来的灵动、才气以及内心中追求的

    之山的行书、草书有他的独特性,可分为三类,其一是他书写的名人诗歌,如李白、王之涣、毛泽东诗作,观其用笔之势,悬肘浅而坚,强劲扫于纸上,挥洒自如,一切似不经意而为之,故笔画细如银蛇游动,诚如张怀瓘《评书药石论》中所云:其有一点一画,意态纵横,偃亚中间,绰有余裕,结字峻秀,类于生动,幽若深远,焕若神明以不测为量,书之妙也。(祝嘉《书学史》第九章唐朝之书学,222页)

   其二,之山有些行草,有的以一字、两字或三四字为一幅者,如树、鹅池、泉石、怀君、无声,除一两幅是瘦笔而遒劲挺拔,如行云流水外,多为肥笔大字,在这类行草中,让笔墨纸三者结合,像字,用墨疏淡有致,起笔一滩浓墨,犹如树节,接着笔似分叉,或着墨或露白,让人恍如见千年古树,主干苍老,枝叶稀疏。早期我在他的书展中,看过他写的之类的字,在墨色浅淡与控制纸的吸墨或浸淫中,草书飞动,使人如梦如醒,宛如梦里看花,似花非花,云雾朦胧。我觉得这类行草,是把字的书写与绘画结合,让文字产生具像。之所以产生这种艺术效果是在书写过程,书法家把自己的心魂性情,注入到文字之中,让所写之字似乎获得了生命,也有了人的情感,所以这类字也就有了灵气。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行草第二十五(见《艺林名著丛刊》,59页页)中说:学草书先写智永《千字文》、过庭《书谱》千百过,尽得其使转顿挫之法,形质具矣。然后求性情,笔力足矣。清包世臣在《答三子问》中也说:书道之妙在性情,能在形质。然性情得之于心,而难名;形质当于目而有据。(《答三子》,《艺舟双楫》92页,见《艺林名著丛刊》)由此可见,书法中有无性情,或者真性情,乃是书艺家成功的关键。所谓性情,就是书法家的独特个性,正像艺术有无自己的风格是观察其艺术是否成熟的标志,书法中有无自己的性情,也是书法艺术是否成熟的标尺之一。

   其三,之山还有一类字符着墨古朴,笔画粗而拙,似篆似隶,宛如金甲文字,作者把它组合为一幅字,带有草篆与章草味道。我们看惯了草书多用硬劲之笔与秀挺细划,少见肥笔草书。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之缀法中说:唐后作书,只能用轻笔,不能用肥笔。山谷谓瘦硬易作,肥劲难得。东坡谓李国主不为瘦硬,便不成书。益以见魏人笔力不可及也。(见《艺林名著丛刊》52页)足见之山这类作品是他的一种尝试,这说明之山还在不断摸索与创新,是值得肯定的。

     之山书法之外,尤喜篆刻,他的篆刻取法古之金甲篆籀,并吸收汉代砖刻瓦当艺术,以古拙取胜。邓散木曾说:印有以巧取胜者,有以拙取胜者,惟巧不欲其纤媚,拙其板滞。(邓散木《篆刻学》一编二十九)观之山印,楷书取魏晋笔法,苍劲有力;其它印章以金文篆籀,多笔画粗壮,一反草书笔触柔细之风,让人感到在古拙中,蕴藏着奇崛的古意。他的一部分篆刻,在方形或圆形的天地间,让字或卧或偃,或散或聚、或大或小,所刻文字,或阴或阳,由此组合成一个艺术整体,使篆刻灵气飞动,呈现出某种诗意,但又古意盎然。还有的篆刻故意安排在形似汉代的瓦当圆形空间里,配以秦篆,使人仿佛置身秦汉往昔,如睹珍奇。总之他的篆刻也有自己的风格,其印章飞跃灵动,显示勃勃生机。

 

                        二、之山的绘画

   我与之山交往的前十几年里,多见他的书法、篆刻作品以及展览,对此留意较多。后十年,我因腰腿疾病,很少与亲友走动,故见之山较少,所以我一直认为之山以书法篆刻鸣世。只是耳闻他的书法绘画曾在北京荣宝斋展览,偶尔朋友来家说到从之山那儿看到他的绘画云云。这次他把欲出版的书法、篆刻、绘画作品,拿给我看,我才得窥之山艺术才艺的全貌。自宋至清代,我国的书画家,往往都是以书、画、篆刻,加上题诗为一个整体。清代汇集的题画诗近万首,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书画家的作品。

   这次有幸观赏之山的绘画,让我感到耳目一新,如置身山阴道上,美景应接不暇。他的绘画都是水墨画,属于北宋以来文人画的衍生物。故看不到类似古代画院派的工笔细描那类画作。他的画作,多梅、竹、山石、花鸟一类,尙不见山水园林之作。最早倡导文人水墨画的苏轼,他喜画枯木山石以及丛竹怪石, 黄山谷诗中有《题子瞻枯木》、《题竹石牧牛并序》等,其《题子瞻墨竹》说:眼入毫端写竹真,枝掀叶举是精神。因知幻物出无象,问取人间老斫轮。强调画的写真、精神与无象。观之山的绘画,令人感到新奇的是,他画的鸟,似鸟非鸟,画竹也不似郑板桥那般枝枝叶叶像剑戟那般分明可辨;就连他所画的山石,似真似隐,疏疏几笔,略加渲染,便成一幅丛竹山石图或鸟落山旁疏枝、飞鸟落石远瞩等,他有时,浓浓几笔粗干,再点染或疏或密的梅花,就形成老梅新枝;有时似乎不经意的浓淡相间的几笔,构成落鸟欲落未落竹石,这类绘画,近似抽象派的绘画一般。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思。由此形成的这种绘画风格是,纵笔写意抒发性灵,疏放豪纵,不以工笔细描为务。这种画风逼似八大山人朱耷,而尤为放纵粗豪。他从朱耷画中,取其率意而为,不落窠臼,故画面布置,独辟蹊径。在处理画面景物如山石、竹石、飞鸟、树林等,不怕夸张变形,不求形似,而专求传神,寥寥几笔,形成意趣横生的画意而已,所以他的绘画带有朦胧的意境,加上留白多而画物少,意在求象外之象,言外之意。清代书画家沈宗骞在其《芥舟学画编》中,曾有专章论论绘画之神韵、取神、约形,其《取神》说:竹垞老人谓沈尔调曰:观人之神如飞鸟之过目,其去愈速,其神愈全。故为瞥见之时乃全而真,作者能以数笔勾出,脱手而神活现。是笔机与神理凑合,自由一段天然之妙也。(《芥舟学画编》,见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书画同源》,456页)。

 

二、   之山书法篆刻绘画艺术特色

纵观之山的书法、篆刻与绘画,我认为它们有其共同的艺术特色,也是他的独特风格。在艺术上,独创的个性是艺术日趋成熟的标志,约略言之,其风格特色有三:

  其一,寓峻秀于奇崛,形成豪纵旷远之风

  之山的书法,沈延毅先生曾评为朔漠书风,就是说他的书风含有某种豪纵旷远之气。他的书法不以纤秀工整取胜,而以旷远奇崛为主。之山早年受叔父的教诲,学书楷法晋唐,篆隶宗秦汉,后来才渐渐融汇金甲古籀,草书虽学唐人,但又吸收魏碑古隶,下笔挥洒如天马行空,又如草原骐骥驰骋瀚海,大有雄视朔漠之气概。他的篆刻深受晚清以来喜碑刻金甲影响。刀笔之下,追求奇崛古朴,浑厚怪奇,不守成法,自我作古。他的绘画也走八大山人的路子,怪怪奇奇,故而形成旷远奇崛的神韵,沈宗骞在其《芥舟学画编》之神韵中说:古人之奇,有笔奇、有趣奇、有格奇,皆本其人之性情胸臆,而非学之可致也。学者,规矩而已,规矩尽而变化生。一旦机神凑会,即千古奇迹也。(《芥舟学画编》,见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书画同源》428页)

 其二、美在似与不似、虚实相映

之山绘画喜水墨淡彩,纵笔写意,不重形似,抒写性灵为主。他的有些书法,用墨浓淡相间,也刻意让墨色浸染,追求一种字与画之间的模糊。他运笔整体看来,龙蛇飞舞,变化无穷,但如观细节,有的似有若无,似实若虚,介于似与不似、实实虚虚,追求一种朦胧的美学情趣。古人讲隔物看花最相宜,西方美学家提倡模糊美与朦胧。自古以来,中国的绘画,不似西方油画那般追求细节真实,在时空观念上,像王维画雪中芭蕉,就是采用时空挪移,形成时空反差,构成艺术美。中国的诗歌也有一派提倡镜花水月的朦胧与象外之象,意在言外。清代赵执信在《谈艺录序》中说,钱塘洪昉思久于新城(王士祯)之门矣,与余友。一日在司寇(王士祯)论诗,昉思嫉时俗之无章也,曰:诗如龙然,首尾鳞鬣,一不具,非龙也。司寇哂之,曰诗如神龙,见其首不见其尾,或云中露一爪一鳞而已。,安得全体!是绘画雕塑耳。余曰:神龙者,屈伸变化,固无完体,,恍然望见者,第一鳞一爪,而而龙之首尾完好固宛然在也。若拘于所见,以为龙具在是,绘雕者反有辞矣。中国的书法绘画,也如诗歌一样,也讲求以实衬虚、以虚映实,虚实相映,动静相生,因此也可以一鳞一爪反映整体。拘于形似,反而不似;以神为主,形神结合,以一概十,以虚衬实,反而美在其中,所谓镜花水月无不反映大千世界。之山书法绘画,重神韵而略形貌,以神似为主,亦可云龙雾风,得隔物观花之趣,大有神蛟混海而隐现莫测之概,这使他的书画作品依然具有一种美感,令人神往。

其三、气韵飞动,富有时代感

之山的书法绘画,力求因情生文,因文见情,即把自己的真情实感注入他所写所化文字绘画中去。本来中国的汉字自魏晋南北朝以来,以楷书取代篆隶,象形指事不占主要成分,形声字占十之七八。楷书化的汉字,以线条化取代过去的造字笔意,所谓永字八法,无非是抽象的线条而已。作为现代的书法家,既从传统出发,而又希望创新,所以书法已不可能婢学夫人,绘画也不能像齐白石所云似我者死。在新的时代成长的书画家往往把自己的情感、生命的跃动,注入自己的书画中。这就出现了之山那种在抽象的文字中通过文字的灵动飞跃,把生命的张力表达出来,也出现了在书法中,渗透某种具象性或动象,宗白华先生在《看了罗丹的雕刻之后》说:我们要先确定是从一个现状转变到第二个现状。画家与雕刻家之表现动象就在表现出这个现状中间的过程。他要能在雕刻或图画中表示出那第一个现状,于不知不觉中转化入第二现状,使我们观者能在作品中,同时看到第一现状过去的痕迹和第二现状初生的影子,然后动象就俨然在我们眼前了。(见北京大学出版社《艺境》26页),之山书法篆刻绘画,其特点是那种饱含生命力的从一个现状跃动到另一个现状的飞动,这种灵动,充分表现出时代感。所以,海内有些书论家评之山的书画为深邃,内涵,时代感强,这其实表现的是作者一种探索与追求。

之山从事书法绘画篆刻已达数十年了,他始终坚持父辈对他的希望。父亲为他取名之山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故他的字为静远。我们在他的书法作品里,常常看到静远二字。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所以他一生不求名位,只求砚墨伴随一生,默默地在他的书斋里,追寻自己的梦想,他沉浸在对书法篆刻绘画美的探索与追求中。他心目里想到的鹅池,他追求美学理想则是落笔烟云气,满卷风雨声以及寻求物理,得其天真,正像他所写的条幅所云心怀万象。在他跨过知命之年时,把他探索追求的美,表现在这即将出版的《王之山书法篆刻绘画集》里,这是几十年耕耘的结果,也是他心血的结晶,寻梦者的圆梦,这岂不可喜可贺!、

艺术的探索是没有极限的,美的追求犹如艺海行舟,我们希望之山不断追求,不断探索,以求达到新的境界,攀登新的高峰。说到这里,我想到著名古文字学者书法家黄绮说过的一句话,他认为作为一位书法家,应排在古人之中,不掉队;站在古人之外,要立家。我以此言与之山共勉!

 

                                       2014年4月18

                                       百花新城 牡丹园

 

注:本文作者为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

 

以上内容为会员个人发布,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此内容。
王之山 相关的新闻
 ·名就报反哺 掬上翰墨香 (2017-11-2 14:46:00)
 ·王之山书墨篆刻展序言 (2017-10-28 16:38:00)
 ·在书画篆刻中寻梦的王之山 (2017-10-28 16:37:0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付款方式 | 使用帮助 | 防骗提示 |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书法网 以海量书法、篆刻、国画信息为基础,倾力打造中国书法第一门户!

鲁ICP备14012611号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