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导读
 ·知名艺术家集粹
 ·十届国展获奖及提名作者网络展
 ·春之韵---陈春书法 陈曼丽书法
 首页 >> 信息中心 >> 国画 >> 正文
中大医学教师被称“国画届网红”绘就节气图助中国申遗成功
文章来源:中国书法网shufa.com   【 】   时间:2017-7-27

核心提示:中山大学医学教师林帝浣从学霸到“不务正业”,他爱好摄影和国画并能从时代潮流中寻求艺术与人文交汇的风口。他绘制的节气图助力中国二十四节气入选世界非遗名录,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渠道如何拓宽,林帝浣十分认同学习工匠精神的深耕细作,国画也需要用现代人的审美重新解读,对于爱好他认为追求到极致才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致。

解说:中国二十四节气入选世界非遗名录,他绘就的节气图担纲神助攻。

林帝浣:它没办法传播出去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不够好,用现代人的情感和审美去重新把它改造。

解说:从学霸到“不务正业”,他是学医出身的中大老师。

林帝浣:中国就是说,它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家都唯成功论,这个命题不成立。

二十四节气图为申遗助力 “第五大智慧”出自学医教师

解说:腐草为萤,土润溽暑,大雨时行。今天是大暑节气后的第一天。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的时间“智慧”,农耕时代里精确的“时间码”,它掌控着播种与丰收,牵扯着人们的吃、穿、行,尽管现代人已不需要节气来把控生活的节奏,我们却在无形之中继承着二十四节气带来的文化延续。

去年11月底,中国二十四节气“飞”去了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会上,这个中国的文化符号,携着二十四张惊呆外国友人的节气图,成功申遗。外国人惊呼它为中国的“第五大智慧”。可是,此前二十四节气的申遗之路多遇坎坷,最困难的是把二十四节气丰富的文化内涵给外国人讲清楚,讲明白。

申报材料中的那二十四幅节气图,为申遗的成功加大了筹码,这二十四幅图背后的画手不是名家,是一位来自广州中山大学学医出身的教师,林帝浣。

林帝浣:申遗的那组,那个二十四节气的国画呢,因为我有经常创作的习惯,而且经常在网上发,以前是博客,后来是网络社交平台,微博,网络社交平台。就是说那个现在的,那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就是说这个东西只要你画的好,或者是说画的有什么,我觉得都不会埋没,最后它总会被人知道的。就是说你这个东西是,如果是觉得它没办法传播出去,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不够好,用现代人的情感和审美去重新把它改造,它可能表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国画的一个形式,但是它里面的那个情绪、情感,它已经是很现代的东西了,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比较容易立意的。

解说:让林帝浣火起来的不仅仅是24幅中国节气图,他还把诗词歌赋跃然纸上,让国画重新流行起来,他所绘就的10幅美轮美奂的国画,在一档收视持续飘红的节目中,由配角的位置逆袭为主角,一夜之间蹿红了社交网络。有人说林帝浣是“国画届的网红”,他笑称,自己的那些作品只不过是“小清新国画”。

林帝浣:就是可能画的东西会比较小清新的国画吧,不是网红国画,应该是小清新国画,争取是让年轻人都喜欢的这种国画的方式。我一直都特别喜欢,就是把那个传统的文化,把它用比较当代,或者现代人的情感的方式来表现出来,就是说把这种诗意的东西用现代的这种方式,稍微现代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之前对诗词还是蛮感兴趣的,所以呢我会用一些现代人的这个视角,甚至用了一些摄影方面的,就是说我摄影的一些视角去表现。因为我们平时,大部分人看摄影作品还是看的很习惯了,所以呢我用摄影视角,用的这个传统中国笔墨的笔法去呈现在上面,所以最后出来的虽然比较匆忙,但是出来的效果大家都还比较满意。

解说:林帝浣谦称自己为“小林”,当外人因他的绘画瞠目结舌,以为小林只是个会画画的人民教师,生活中他的多重玩法更令人眼红与咋舌。白天在教学楼里教课,傍晚走进自己的“小作坊”,快意人生。这次,节目组来到了广州拜访小林,在这个不足20平方的小天地里,哪哪都是诗意。

许戈辉:你头发自来卷。

林帝浣:对,自来卷,性格比较温柔。

许戈辉:有这样的说法。

林帝浣:对,对,那个什么河的水草。

许戈辉:康桥的那个水草。

林帝浣:那个水草,温柔嘛,对。

解说:画国画在行,小林还是画时事漫画的段子手,公众号里坐拥20万粉丝的博主,“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人文摄影师,写随笔,出摄影集子。但是,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位萌态的文艺男青年竟曾是个医学院学生,拿过手术刀,给人接过生。

林帝浣:我那时候数学学的也蛮好,我那个时候。

许戈辉:否则你也不可能考上医科。

林帝浣:对,我数学,我是那个,当时的奥赛叫做全国数学联赛,我是拿了全国三等奖的。

许戈辉:学霸。

林帝浣:而且是,对,初中也拿了,高中也拿了。

许戈辉:那你为什么没有走上陈景润的道路,我们小时候陈景润也是偶像。

林帝浣:差了几分,就差点上了中大的数学系当时,就可以保送了。

许戈辉:就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到底你自己内心真正的志愿是什么?

林帝浣:其实当时我还有点想读那个艺术学院的,美术学院的,因为我喜欢画画嘛,但是呢,我的分数呢,高考分数蛮高的,是我们学校全校第一名,然后我那个分数700多分,当时呢那个美术学院招生呢,只要300多分,就是说我那个分数足够上两次美院了。

许戈辉:两次。

林帝浣:对,有点,心里有点不平衡。

许戈辉:在那个年代还是有点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对吧。

林帝浣:对对。

许戈辉:你对那个职业在那个年代有感觉吗?

立志做会画画的萌态医学教师 跨界宽度犹如八爪鱼

林帝浣:我无所谓,因为我各科的成绩都很好,所以我觉得我学什么都行,然后医学也行吧。当时我觉得,如果我去读美院了,我就是一个画画的,但是如果我去读医学院的话,我就是一个会画画的医生,那个,这个身份我觉得更酷一点。就是说它很交错嘛。然后我父亲又跟我说,他说,他很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他说你这个做医生的话,将来如果你要生二胎的话,超生会下岗啊,会被炒鱿鱼的,你做一个医生,如果你超生生二胎的话呢,那么你回到家乡还能够开个小诊所,也能够活下去。我想算了,那就读医学院吧,所以我就报了医学,是这样子。

解说:大多数医学院学生的求学生涯可能痛苦不堪回首,小林在学医的时候将爱好伸向四面八方,练书法、画国画、写武侠小说,那时候的理由不仅仅为兴趣,还为吸引女生。他常常是提着一桶颜料走过校园的林荫道,站在宣传栏前写写画画。据他所说,路过的女生纷纷投来了不一样的眼光。但他惋惜,“我那时候长得不好,相貌不惊人。”毕业时,小林能去个不错的医院,但他却选择脱掉白大褂,放下手术刀。

林帝浣:因为当时就做医生的话,我最后两年在实习,见习嘛,你知道医生他的需要的思维方式是非常严谨的,你不能够凭想象力去治病,这样是很危险的,你必须要循规蹈矩,然后我就觉得这种思维方式我不是不能做,但是我觉得很压抑,因为我是喜欢就是说比较天马行空的这种思维,或者比较发散的思维。我觉得做医生的话,这种思维方式我不太喜欢。

后来毕业之后呢我就留在学校,因为我那时候,我是长期玩电脑,长期开始,那时候开始用电话拨号上网,我已经是第一批网民了,我对互联网非常熟悉,所以我去了网络中心,我是中国的第一代的网页设计师,然后我还兼学了编程,就是那个网页的编程。

许戈辉:这什么,这个跨界,跨的可真是八爪鱼都不止了。

林帝浣:乱来了,乱七八糟了,对。我也是第一数码摄影师,我大概有玩了十年吧,十年之后呢,到现在呢,前两年呢,其实我觉得,数码摄影的时代,就摄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前几年我又开始重新练字,重新开始画画,因为这个科技的东西,或者是这种碎片化信息的这个东西,它很难给人带来内心的平静,所以它需要一些可能传统的东西去补充它,我觉得这个未来这个,比如说我们现在的国学的复兴,我们这个诗词歌赋的复兴,包括我们现在练字,画画的复兴,我觉得它就是下一个未来的一个,算是风口吧。

解说:中国二十四节气入选世界非遗名录,他绘就的节气图担纲神助攻。

林帝浣:它没办法传播出去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不够好,用现代人的情感和审美去重新把它改造。

解说:从学霸到“不务正业”,他是学医出身的中大老师。

林帝浣:中国就是说,它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家都唯成功论,这个命题不成立。

解说:人们看小林作品,会被那些带段子的时事漫画吸引,他的漫画风格与针砭时弊不沾一点关系,是满满的市井与烟火气,看画的人时常会心一笑,然后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生活的点滴,那些漫画故事全无高高在上的艺术架子,轻松幽默,充满暖意。

许戈辉:那个呢,就是多年之后回到家,妈妈说,“孩子你毕竟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脸回家。”

林帝浣:有脸回家,对。

许戈辉:这个你一定是听了郭德纲的相声什么之类的吧。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付款方式 | 使用帮助 | 防骗提示 |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书法网 以海量书法、篆刻、国画信息为基础,倾力打造中国书法第一门户!

鲁ICP备14012611号 留言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