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序言

正大气象——“于茂阳书法作品展”序

  茂阳年长我七岁,彼此是青联同道、艺术同仁、工作同事,同受鲁西文化哺育,又在工艺美院一起工作十二个年头,说来是个缘分。茂阳是位极具文人风骨和艺术个性的书家,骨子里有诗书才情,通诗文,悟自然,见解独道,敢为人先。他为人处世朴素质实,没有空架子,看淡了名利俗套,重的是情谊风雅,作为同事艺友,既是我共事的班长,也是从艺的榜样。一路走来,大家齐心协力,没错过可贵的办学机遇,又迎来学校的持续发展。此时想来,共识创业,胸怀坦荡,值得珍惜。
  茂阳的书法气象正大。他少时清苦,六岁习书,由柳体启童蒙,学米芾,研智永,推敲章草大典,熟读碑帖笔法,二十八岁即以书法专长晋升副教授,研习精进,勤勉执着,始终视书法为文化传承,而非单纯技法表现,守住了书法的规矩和正统。几十年来,他把对文化的理解和观察汇诸笔端,将书法作为文化情绪的诗意表达,于行草中融炼章草和今草,锤炼升华,成就了属于自己的书体风格和气象,在当下书坛独树一帜。应该说,书法是一种学养文化,滤万色剩黑白,计白当黑,虚实相应,唯以观念贯穿其中,才能达到艺术创新的高度。茂阳的作品流贯浩然之气,充盈高远境界,与他几十年来为学为人的品格和修养相得益彰。事实上,也只有以人文境界和人格修养为支柱,书法艺术才有精气神韵。
  茂阳在书法教育领域开风气之先。早在1994年,他创办了全国高校唯一的“书法教育专业”,在师范教育体系中确立了书法艺术的地位,而今已形成本科、研究生与继续教育的完整体系。如今看来,这一开创之举意义是深远的,对书法普及与书艺提升有现实作用。中国书法需要这样的文化担当,这也是艺术教育家的胸襟和责任。2003年,茂阳在工艺美院设立了“书法装饰专业”,切入传统艺术的当代转型问题,提出将传统书法与新兴媒介、材料应用、生活空间相结合,使传统书法作为艺术专业走向当代民众生活。而今已培养了不少本科和硕士研究生,一批批年轻学子走上社会,践行着弘扬书法艺术的使命。难得的是,这些年来,茂阳主政大学身兼公务,一直坚持书法教学和书艺研究,传道授徒,乐在其中。观其教育教学,似见《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之场景,艺术教育的境界大抵如此。
  茂阳以对书法的倾心与执着,几十年躬耕不辍,自成风格,境界卓然,不仅于创作抒胸臆,写性灵,书情怀,状书法之无穷意味与境界,更致力将书法文化推而广之,授教育才,在大学书法教育体系乃普及教育中发挥积极作用,精于业并润泽于众,勤于艺而树立师表,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我与茂阳十几年携手并肩,目睹其辛勤耕耘,为有这样的同事、艺友和榜样感到欣慰。在他的书法展览启幕之际,也衷心祝愿他在书法艺术中寻得更广阔之天地,给予更多人以书法之正大气象之启示。是为序。
  潘鲁生 甲午秋分 于历山作坊

于茂阳简介

于茂阳

1955年生于山东东阿。1994年在聊城师范学院(今聊城大学)创立全国首个书法教育专业。1998年主持撰写《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史》。2003年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创立全国首个书法装饰专业。2008年主持山东省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黄易研究》,在全国有很大影响。2011年在山东创建全国第一个省级教育系统的书法家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山东省教育书法家协会主席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教授
书法专业硕士生导师

观摩展品

众家短评

茂阳的书法气象正大。几十年来,他把对文化的理解和观察汇诸笔端,将书法作为文化情绪的诗意表达,于行草中融炼章草和今草,锤炼升华,成就了属于自己的书体风格和气象,在当下书坛独树一帜。应该说,书法是一种学养文化,滤万色剩黑白,计白当黑,虚实相应,唯以观念贯穿其中,才能达到艺术创新的高度。茂阳的作品流贯浩然之气,充盈高远境界,与他几十年来为学为人的品格和修养相得益彰。事实上,也只有以人文境界和人格修养为支柱,书法艺术才有精气神韵。茂阳以对书法的倾心与执着,几十年躬耕不辍,自成风格,境界卓然,不仅于创作抒胸臆,写性灵,书情怀,状书法之无穷意味与境界,更致力将书法文化推而广之,授教育才,在大学书法教育体系乃普及教育中发挥积极作用,精于业并润泽于众,勤于艺而树立师表,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山东省文联主席潘鲁生

 

茂阳先生是高校书法教育的积极拓荒者和辛勤耕耘者。从1994年他在聊城师范学院建立书法教育专业,到2003年又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成立书法装饰专业。二十多年过去了,高校书法教育遍地开花,茂阳先生可谓有筚路蓝缕之功。其书作,结体严谨、变化丰富,用笔沉稳简约,给人以凝重生辣、遒劲洒脱之美感,颇具风骨,气息高古。          

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邵秉仁

茂阳先生在书法艺术上是一个善于变通而又敢于突破自我的人。他书法的根基在米南宫,多年来他一直尝试用自我理解去变化南宫之书,颇有成就。近些年,他又探索以章草的简约之法来改造米南宫的用笔。尤其近两年,他不断锤炼用笔与字法,所作行草书内含章草的某种基因,师古却不泥于古,笔笔古人而又不失自我,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在书法教育上,茂阳先生又是一个敢为人先的人。早在一九九四年他就在聊城师范学院设立了全国第一家书法教育专业,使书法作为一门艺术走进了普通高等学校。如今,书法专业在全国高校中如雨后春笋般的蓬勃发展,他是有初创之功的。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业法

以下以姓氏笔画为序

茂阳先生书,以行草见长。观其作品,可知其外师古人,中得于心。其书入于颜柳、得于南宫、养于二王、变于章草,最后化于自我。所作章草书给人以厚重生辣、洞达洒脱之美。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王丹

 

与茂阳兄相识日浅,然一见如故。若论其人,他是个痛快人;若论其书,他的书法中有想法。通脱而有思致,成就了他书法的通天尽人,使得他书法中涵涌着古今天然。最喜欢他的章草“味道”,而不只是章草的造型。章草似与山东颇有关系,刘睦、杜度,曾在山东为王为相,他们是章草的滥觞,两千年至于今,茂阳兄在章草中写出了山东人的侠骨柔肠!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教授    

   

作书先修身,此言不虚。茂阳先生书法如其为人,沉着大度、机敏洒脱。其用笔以繁入简,轻重缓急尽生毫端而不露痕迹;结字虚实相生,疏密穿插皆由心造而绝无做作之气。其章草作品笔法沉稳劲健,简约之中蕴含着丰富的笔触,字形造势萧散简远,平淡中尽显奇绝之势。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王学岭

 

于茂阳先生长期从事书法教育工作,为当代中国书法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2012年夏我赴山东访碑,在济南工艺美术学院就清代黄易的访碑活动和茂阳先生进 行了交流,他对书法事业的执着和豪爽的性格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茂阳先生在艺术上追求大道至简的审美理想,其行草书将魏碑的厚重与章草的简约融为一体,浑厚灵动,意境高古,与时风迥异,殊为难得。值此茂阳先生个人书法展开幕之际,谨祝展览圆满成功!

                          []波士顿大学终身教授  白谦慎

 

茂阳先生是我素所敬重的当代书法教育大家!之所以敢冠以“大家”两字,绝非临文尊题,而且衷心推赞。他创办两所高校的书法专业:聊城大学“书法教育”和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书法装饰艺术”。仅从专业名称即可看出,他的教育理念是非常切时务实的,充分考虑了古与今、历史与现实、学校与学生等等的诸多关系,力求从蓬勃发展的高校书法教育中选择本校的发展道路,这是深得孔子“因材施教”之旨的。因材施教只从学生一个角度立论,而在现代教育系统中,要因材施教,必须首先在专业设置上找到符合教育机构自身特色的定位,找准时代的需求。茂阳先生作为山东高等书法教育的拓荒者、全国高等教育的中坚,至少在这一方面具有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无怪乎这两所高校所培养的人才,逐渐在全国成为不可忽视不可代替的重要新生力量。茂阳先生自己的理论研究和艺术创作,也体现出与此教育思想一脉贯通的特色。理论上不事空疏,艺术上不涉虚浮,都能切中肯綮,直指本心,不偏一执,呈现独特的价值。他曾有《20世纪中国书法史》大作问世,我相信,他从中窥见了历史的走向,因而也使自己走在了续写辉煌的正确道路上!史籍铭功,我信其必!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  叶培贵

 

茂兄,茂阳先生其人,玉树临风。其德风、学风、书风、酒风、食风、粥风、口风,均大有古君子之风。其亮节高风,堪可蔚然成风也。其风范久为余之楷模。余曾刻意寻其短处,三十年而不得,反复细琢,终有所获——牙也。茂兄总角之时,小便正急,忽闻上课铃响,欲夺厕门狂奔,一光头小厮迎面撞来,茂兄大门牙二枚溘然落地,情急中,拭去泥土复插于原处,不想十几日后竟又生根落户。若干年零三日之后,茂兄奉命调往省城济南履职之初,家眷未到,遂定点周边一小餐馆早餐,员工倒也殷勤,服务倒也热情,茂兄倒也满意。忽一日,早餐顺利进行,猛然“咔嘣”一声,一片石头从口中落地,茂兄不言,旋以不满意之眼光看了一眼身边员工,继续咀嚼,仍有异物感,伸手一摸,大门牙少了一枚,遂从地上捡起,一边以餐巾纸包牙,一边以歉意眼神又看了一眼身边员工。回其办公室正值上班前一刻钟,马上找出“502”即时胶,欲立刻恢复门牙完好之庄严形象,左手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掉下的门牙,右手涂胶水,未曾想到,将一枚硕大的门牙紧紧粘于拇指食指之间。试想,十分钟后上班开会,主席台上讲话的人门牙成了黑洞,手中紧紧捏着一枚大牙,是何情境也?为避囧境重演,茂兄去医院将大门牙做成可拆卸式活动装置,晚上可拿下保养。越明年,春夏之交的一个周日,济南南部山区苍翠掩映中隐着一片杏林,正值成熟之时,鹅黄翠绿中,大片红杏在蓝天白云下含笑摇曳,杏主邀茂兄自己动手采摘,摘毕,友人先行下山,茂兄小便内急,正择一隐处溺之,树影晃动,一缕阳光直射茂兄双目,一个冷颤打了个喷嚏,门牙不翼而飞,落入荒山野草之中,溺毕,寻牙而不得,再寻,仍不得。时已汗溽夹背。好在茂兄智商极高,重回溺处,双脚对准脚印,模拟溺时喷嚏状,遂顺势寻去,得门牙一枚,以双手搓之,复装原处。表情依然庄严如初。世谓人无完人,若茂兄牙好,胃口便好,吃嘛嘛香,便无以上之“尴尬”。是为记也。

山东艺术学院成教学院院长、教授  刘光

 

 于茂阳先生于书法教育和书法创作双线并进,两手皆硬。一方面,他慧眼识才,因人施教,将弟子引入正途,推向胜境;另一方面,他将行书与草书杂糅,小草与章草汇融,中锋与偏锋兼具,浓墨与焦墨并存,写出一种颇具辨识度的、自由自在的、既含古韵又见时格的于氏书风来。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刘洪彪

 

于先生在多年的笔墨探索和书法教育历程中,形成了独特观念。如,他认为书法的学习,重在博览与心悟,他把自己的主张归纳为一个公式:“书法功力=准确性的积累+悟性≠时间+数量”,以此示人,常启后学于迷津。实践证明,这是学习书法艺术的真知灼见。他一直主张书法学习要有综合性修养,要注重学术研究,书法专业的师生要走“学院派”的规范路子。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敏锐发现了当代书法研究的重要性,引导领弟子们侧重对近现代书法史的研究。《20世纪中国书法史》一书,就是郑培亮和我在他领衔督导下认认真真完成的。该著出版于1998年,是国内第一部20世纪书法史研究的专著,具有直面现实,敢说真话,勇于批评的浓厚色彩,出版以来备受关注。于茂阳先生是我的恩师。自我步入大学便有幸得到先生的精心呵护和悉心指导,隔三差五,在他繁忙行政工作之余总是对我的辅导孜孜不倦,多年之中风雨无阻,大学毕业后又是他一直关怀着我,努力把我重新调回母校任教,使我从此走上了书法专业之路。在于先生身边工作是幸福的。即使由于工作原因山河相隔,也不能阻断我们的师生情谊,先生的指导一直是我回味不尽的精神财富,感激不尽。 

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河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刘宗超

 

 

在书法的理论研究方面,他审时度势,寻找最有发展空间和理论研究价值的课题,而从不做老生常谈人云亦云的学术垃圾。他主持编写的《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史》以崭新的视角翔实的资料对中国二十世纪的书法发现,脉络和各种书法现象以及重要书家,进行了梳悉论述。尤其是还涉及了很多仍在世且名高位显的书家,为了保证史书著作的学术品质,他秉笔直书,不阿权贵,不讳亲疏,给每一个书家一个可观的定位,打破当前学术界互相吹捧的歪风邪气,倡导了一种崭新的学术风尚。在书法创作当面,于老师将他的性格气质学养人生态度,寓于书。正所谓“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刘熙载《艺概》)风格上就是既有米芾的沉着痛快,振迅天真,又有颜鲁公的宽博刚厚。近年来作品才有融入了章草的高古简约,在作品形式和书写材料上,于老师也不主顾常,极力尝试新观念、新想法,展览的作品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其作品所透出的气息不是超然物外,潇洒淡远的老庄风韵,也不是风格固化的自成一家,而是积极入世,日有新境的不懈进取。

                                       鲁迅美术学院  刘元飞

 

观茂阳刷字。一日,酒至微醺,茂阳慨然道:习书五十余年,习米芾三十余载,今日始得悟,米字核心在一“刷”字,而“刷”的精髓在于铺毫中锋。我问道:“铺毫中锋”之说出于何人?茂阳道:出自于鄙人。我说:光说不练嘴把式,何不演示一番?茂阳遂调墨展纸,挥洒起来。只见他轻捏笔管,不急不徐,随手涂抹,信笔刷来,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不多时,毛泽东词《沁园春雪》已跃然纸上。其用笔铺毫运行,自然调锋,线条内敛而雄浑。其结字能简则简,清爽干净。整幅作品古拙朴茂,清简典雅。“刷”毕,茂阳掷笔大笑,我则连连击掌,叹道:“刷”的好。真真有两把刷子也。相携入座,连浮几大杯,尽欢而散。                            

武警济南指挥学院教授  孙茂贵

  

1995年,国内第一个书法教育专业在聊城师范学院正式招生,尽管当时招收的是专科生,但这次招生开启了国内书法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先河,而于茂阳教授就是创办国内书法教育专业的导航人。笔者一直以为,对于书法家而言,书法教育的意义远远大于书法创作本身。集书法创作、书法教育和学术研究于一身的于茂阳教授,尽管其书法创作水平得到广泛好评,尽管其撰写的《20世纪书法史》弥补了学术研究的一项空白,但是,他先后在两所高校创办的书法教育专业和书法装饰专业,其意义将更为深远,我国的高等书法教育史必将铭记这份业绩。而于茂阳教授在聊城大学和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各捐赠20万设立的“于茂阳奖学金”又将开启另一个历史篇章……

                               聊城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向彬

  

于茂阳教授的书法根植于中国优秀书法的传统之中,从他的创作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他对王羲之、米芾、王铎等等历代书法大家皆有深刻地学习和研究,同时他与时俱进,自觉地将传统与时代精神相结合,敏锐观察当今书坛,不断探索和发展,形成了独具个性的书法风貌!他的书法追求,恰如孙过庭《书谱》所倡导的“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于茂阳教授书法积数十年之功而造诣非凡。在当今书坛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于茂阳教授是改革开放以来,开办全国普通高等教育书法专业的先行者,于书法学科的建没有筚路蓝缕之功,而今已桃李天下,化育书法英才于齐鲁,可谓功莫大焉!于茂阳教授还于学术有精深的研究,《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史》等著作在现当代书法研究领域有着突出的地位。

西泠印社理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东财经大学教授  范正红

 

与茂阳先生相识多年,其间虽然见面不多,但消息相闻并不少,因为近年来带的硕博士有六七位都曾经是茂阳先生的学生,故而对他的为人为艺还是比较熟悉的。茂阳先生的书法以米芾为体,章草为用,其用笔结字崇尚简约。尤其近几年米书章草皆化为己有,书风渐趋生辣,字里行间流露出正大气象,卓然有大家风范。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郑晓华

 

创作、研究、授业如三足鼎立,支撑起茂阳兄意味深长的艺术时空,因此,这个世界不是单一的、静态的,而是回荡着三维互动的铿锵之声。在研究和授业中曰渐被强化的学术理性,引领他的创作于八面来风、悠然开阖中凯旋而歌,由年轻时代的风华俊朗进入了中年的生辣苍莽。二王的飘逸,米芾的险仄,章草的古丽,已由姿态上的衣袂翩翩、顾影徘徊,深化为一片深醇的历史底色,而艺术主体的自我则冉冉升起。这是一个书家在真正的意义上获得生命、成为“这一个“的象征。愿茂阳兄鼓荡艺术的风帆,“江流大自在,坐稳兴悠哉“!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大学教授  郑训佐

 

每一个书法家都不是随便成功的,而每一个书法家的成功经验与意义又是有所不同的。于老师书法风格形成与流变至少给我们提供了两点启示:其一,一个人的学书经历与书法创作过程不能掺杂任何世俗目的,也不能受时风的支配,只有这样在书法创作甚至是书法风格形成与流变中才能够随心所欲。只有对“今不同弊”的坚守,才能真正发挥和张扬自己的个性。其二,书法学习与创作的过程中除了“纯粹”和“坚守”以外,又要有理性的美学思维与自我审美趋向作指导,不能一味的随心所欲。于茂阳的学术历程始终以简约率意为临摹与创作的统旨,这种审美取向的个性追求和个性情怀才是书法家个性风格形成的根本素质所在。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杨国栋

 

茂阳书法以行草见长。其书取法晋唐,兼涉宋明,因器备长锋,熟驭使转,于自然流便挥运中集众家之善得心应手。又数十年教书育人,硕果累累,教学相长,体悟甚丰。正所谓厚积薄发,面貌自见。字里行间,淹雅不俗;胸中丘壑,尽显风流。可喜可贺。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顾亚龙

 

在书法实践方面,于茂阳先生身体力行,坚定不移的贯彻其书学理念,走传统经典之路。于茂阳先生五十岁之前,几乎没有所谓的创新意识,主要精力用之于对传统的接受学习,书香气息浓郁、传统功底深厚,是于茂阳先生此期书风给人的主要印象。五十岁之后,于茂阳先生发现了章草变化之美,开始将主要精力用之于对章草的学习。于氏对章草的接受学习,并非是对自己前期书风的否定、推倒重来,而是以古化今:以今为体、以古为用。从而使其行草书呈现出了一种巧中愚拙、古朴大气、内含丰富的持久魅力。于茂阳先生自谓这种书风还很不成熟,尚处于积极探索之中,然“知识观之,莫不称奇”,皆谓已成茂阳一家之书。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徐学标

 

活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