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我的简介 | 艺术市场 | 作品介绍 | 个人相册 | 我的动态 | 联系我们 | 论 坛 | 留 言
 
      郝明然,男,山东菏泽人,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居北京。1996以来先后赴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澳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家进行艺术交流并举办书画联展。
   作品获全国首届扇子艺术大展优秀奖。《寒塘》获文化部中国展览中心当代花鸟画展优秀奖;《葱花》获中国美术家协会“菜乡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清白家风》获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届“菜乡情”中国画提名展铜奖;《天高任翔翱》获中国美术家协会首届“草原情”中国画提名展优秀奖(最高奖)。
   《桐树花》入选中国美协世纪风情中国画展,《梧桐花开》入选中国美协海潮杯全国中国画展,《岁园凌气》入选中国美协太湖情全国中国画展,《春在枝头》入选中国美协新时代中国画展,《香清益远》入选中国美协纪念黄道周中国画提名展,作品选为大型画集的封面。《油菜籽》入选中国美协第六届工笔画大展,《春暖鸟谈天》入选中国美协第八届工笔画大展。《夏熟》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四届会员精品展。
   《啸傲云天》被中央电视台收藏;《春风杨柳》被中央党校收藏;《俏不争春》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国画作品多幅发表于《美术》、《中国书画报》、《義之书画报》、《中国收藏》、《中国美术》等权威报纸杂志。作品《葱花》参加北京翰海画春拍卖会,成交价19800元。
郝明然艺术网 haomingran.shufa.com
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郝明然国画

画家郝明然印象

画家郝明然印象
■李方玉

 

十年前郝明然与我便相识了,之后他每年来济都到我寒舍,并带些画来。随着来往的时日增多,我便了解了他的画,也了解了他这个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东明地处黄河边,黄河湾人民勤劳、朴实、善良的美德哺育了明然,使他谦虚好学,奋发上进。他朴实,他的画也朴实,并含灵秀。他取材都是当地的“特产”,河边的绿柳、大葱、菊花、鸡冠花,他也画滔滔的黄河。绘画的题材由于他爱、他知,带着情画,也画出了情来。牡丹的风姿雨露、菊花的娇态傲骨、向日葵的拙茂丰硕、柳树的婀娜弄情,都被他刻画得细致入微,描绘得栩栩如生,他捡取画材,删繁就简,以夸张变形手段组成画面使之完善。为了烘托一种气氛,他又使用喷洒渲染技法,使所描绘的物像溶于特定的时空氛围中,有藏有露,给人以诗的意境,如影如幻,让读者去联系、去补充、去回味,因而他的画也很受人喜爱。近年来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级画展,国画《血染的风采》获山东省文化厅美展一等奖,工笔画《清白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届“菜乡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铜奖。
为了使作品反映时代风貌,具有现代意识,他努力在绘画形式上、方法上吸收写意画的意蕴,使自己的工笔画充满写意性,这种探索是非常可贵的,艺术家的吸收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尤其是对一个中年画家来说,为了自身健壮、成长,需要到艺术的海洋里广征博取,需要大量的“画外功夫”的增补,凭着明然的毅力和好学,我想他是会日有所获、取得更大成绩的。
(作者系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
摘自2008年《美术报》



人与自然共寻诗

人与自然共寻诗——郝明然的中国画

徐恩存
(艺术史论学者,美术批评家,1987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先后任职于《中国美术报》、《东方艺术》、《美术观察》,现任《中国美术》杂志主编,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核心提示:郝明然先生的作品,体现的是一种疏朗、淡泊和宁静的气息和境界,散发着中国文化诗性的韵致,让人从中领略到人与自然合一与共的诗情画意。
郝明然先生的作品,体现的是一种疏朗、淡泊和宁静的气息和境界,散发着中国文化诗性的韵致,让人从中领略到人与自然合一与共的诗情画意。
重要的是,我们在画家作品中,看到了他不同于他人之处是——善于从平凡之处发现诗意的形式,善于把纷繁复杂的世界归纳为一种空间关系和语言秩序,并在其中注入画家自我的情怀,用以表达自己对世界现实的感受和体验。在郝明然的作品中,自然的朴素和单纯,文化的底蕴和精神,都是通过笔下的意象获得形式再造和诗情生命的。
从某种文化意识出发,去结构作品,使之在追寻诗意中,建立了自己的风格;画面中因而出现了一派淡雅、清新与超然之境,而完全不同于时下流行画风中的“剑拔弩张”与刻意炒作,展示的是从容自然和不事张扬的深刻,用笔轻松、用色清淡,一切都在若即若离与虚幻飘逸之中,在极简洁的形式结构中产生极隽永的意味。
显然,郝明然苦心经营着自己的艺术,苦心孤诣地在象外之象,境外之境中,营造着他自己的精神图景,应该说,他的作品,不仅是技法的展示,也不仅是一般诗意的呈现,而是精神家园的艺术展现,其中蕴含着画家对自然、对文化的认知与理解。



博约之功

博约之功
——读郝明然近作有感

文/李迅

我曾在郝明然先生土桥寓所见到这么一张画。
画中是一只仙鹤,仅画仙鹤的头和颈,从右下角拉到左上角画眼处,用笔寥寥但温润华美,将仙鹤的雅致高贵表现得淋漓尽致。左下角是题款,忘记内容详情,只记得古风盎然,与画面浑然一体,简约又丰富,多一笔则有画蛇添足之弊病。那副画如一首好诗,至今回味无穷。由此我想到曾经的一段趣事,有个画商买画,和画家按照每平方尺谈好了润格。几日后交易时,画家的画中有这么一幅长条,从画面上段垂下一根鱼线,底部一条憨态可掬的小鱼。画商不悦,没有要这张画,认为此画是敷衍之作,事实上这方才是一幅佳作。同行的另一个人则对之赞赏有加,痛快拿下。我想这正是这个急功近利的年代带给我们的弊病,人们倾慕于表面的繁华喧嚣,看不到冷静寂寥背后的价值,看不到那寥寥几笔后的功夫,从而在龙蛇杂行、鱼目混珠中不知所然。
简约是一种大境界,那返朴归真的状态是一种人生的沉淀。
所谓沉淀并非就事论事,就物论物。画家对绘画一事的沉淀也并不局限于画案之上,生活中任何事情都可以带来启迪。我和一个做生意的朋友聊天,他说:“我总觉得画家都有一股劲。”我不解,他继续说:“画家们好像都慢条斯理的样子,仿佛什么时候都不会着急似的,那么的与世无争。”我说:“那我看你做生意好像也挺慢条斯理的样子呢。你怎么和别的人不一样,没有他们的急脾气?”朋友笑了:“好一个慢条斯理!其实在商场呆久了就有股成精的感觉,你知道里面的道道了,自然就胸有成竹,波澜不惊。荣宠不惊是能把生意做大的不二法门,年轻的时候我总结出,野心能把生意做大,人需要野心。可现在我总结出,平常心才能把生意做稳,这才真正能做大做强。不过只有经过风吹雨打才能游刃有余,才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地化解掉。”我说:“那这和画画的道道挺一样的,就是两个字——沉淀。” 
做生意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人生也是一个沉淀的过程,那艺术自然也不例外。在这个过程中,人天生的脾性会磨去棱角,和自然大道融而为一,逐渐生成独特而完整的个人面貌。这是一个产生——消失——产生的过程。沉淀后的人生如诗,寥寥几句就摄人心神;如酒,区区几滴就沁人心脾。袁枚谓:“老年之诗多简练者,皆由博返约之功。如陈年之酒,风霜之木,药淬之匕首,非枯槁闲寂之谓。”观郝明然的近作,就会有这种“由博返约”之感。
和很多花鸟画家一样,郝明然是由工笔转入写意,印象中他早期最具代表性的题材是老虎。工笔和写意都只是艺术的表现形式,其最终目的是达到绘事的精进,因此工要有写意,写要有工意,若拘泥于单一的艺术表现形式,必然会经常遭遇瓶颈。我曾在观看了第八届工笔画展后感觉到,如果为了紧扣“工笔”这一命题而创作,就很容易拘谨而呆板,变成一场“功力秀”的竞争而非艺术境界的比较。而能够化工为写,写中带工,这就需要时间锤炼和个人体悟了。在这一点上郝明然深有体会,观他的画作可以看出,他并不拘泥于某一形式,而是进行多样化、系统化的尝试,兼容并包,逐渐形成一种以小见大,以约见博的个人风格。
我认为画家最好还是经历一个由工转写的过程,写生和线描这样的基本功需要伴随画家一生。现如今有些画家,他们对事物的结构的了解并不透彻,而一味追求笔法和色彩,这是不可取的。诚然其中有一些优秀者、富有天分者,经过摸索和锤炼,可以画出令人赞赏的作品,但是他的艺术生命终不会太长久,早晚会遇到难以跨越的障碍。若在遇到障碍时才开始着手研究物象结构和规律,则必然和他之前的思维方式产生冲突,从而进入一个纠结的境界。有纠结是好事,通过痛苦的取舍,有人会画风突变,技艺更为精进,但大多数则不易冲破这个阻碍。
郝明然是一个永不停止创新脚步的人,他在疏朗、淡泊、宁静、梦幻的主调上进行多样化的探索,从曾经的具象语言逐渐转变为抽象语言,以抽象语言来讲述自己对“道”的体悟。具象与抽象是一对很时髦的语言,许多当代画家都以“抽象”自居,而内容空泛乏味。抽象并不仅仅是通过色彩、构图等条件的和谐来达到一种审美高度,若没有丰富的内涵,它很容易沦为一堆废纸。而此内涵,又正是人生沉淀的产物。没有内涵的作品,仅用眼睛就可以观看,而优秀的中国画要讲究“品”,并非仅靠眼睛就能读完,它需要调动身体各个器官,整合人生经历,融会千年的审美意趣,才能真正读完一张画。正因为此,它不仅满足了眼睛的愉悦,更满足精神的需求,这才是中国画魅力之所在。当初毕加索所言的:“我不敢去东方,东方有个齐白石”。其道理恐怕也在于此吧!潘天寿就认为东西方绘画是两座巅峰,唯有保持自己个性基础上的吸收,才能保证艺术高度。同时这两座不同的巅峰,其成就都是一样令人赞叹的。那么仅就“抽象”一项而言,也是如此。纵观东西方的抽象思维,它们本质是统一的,都是要以简约的语言去承载宏博的内容。它们的不同点则是西方更倾向于“诠释”,更倾向于通过文字语言或直观的显露来让观者读懂其“诠释”。东方则少谈“诠释”,更多的是让其内容自然流露于画面之上。所以大家都在谈抽象,都在倾慕西方当代艺术,却忽视了东方艺术的高度!
倘若纵观郝明然的绘画演变则会发现,他在经历了种种尝试后风格已趋于个人化。我认为他早期的种种尝试还含有不成熟的成分,略显杂乱,欲将各种形式通通纳于自己怀中。他尝试色彩的现代感、构图的时尚感等等,但是并未将之统一起来。而如今他的画作,用笔老辣纵横,在豪放和铮铮铁骨中暗蕴着宁静,暗蕴着淡泊。他可以将生活中的所见所感信手拈来,糅合出诗歌般的雅致,酝酿出天人合一的豁达。我想这才是一个画家真正成熟的标志。而这一点则是要穷尽一生的精力来实现,甚至说穷尽一生的精力也不一定能够实现。
我祝福郝明然先生!

                     
                    
                     辛卯年大暑于京华北郊远艺堂国画艺术工作室

 

版权所有: 郝明然艺术网 Powered By shufa.com

技术支持:中国书法网